top of page

探索世界、找回真我,留學路上的每一分努力都將成就更出彩的人生


少女郭綽伶從香港來到阿德萊德求學,承受離家的苦楚、面臨陌生的環境,種種艱辛難以一一描述。但“少年輕遠涉,世道得無欺。”少年人又何須畏懼新的風景?當你心中無畏,世界自會助你前行。事實也正是如此,年輕的追夢者郭綽伶已在阿德萊德這片土地上尋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正大步走向不凡的未來。



Charlene,中文名郭綽伶,今年十八歲,來自中國香港。在來到南澳之前,Charlene在香港學習了PYP、MYP和Pre-IBDP等課程,完成了小學、初中兩個階段的教育。在2020 年初,Charlene來到了南澳,開始自己的留學之旅。



Charlene 是一個真實、開朗的女孩,無論是對學業還是對生活,她都懷有極大的熱情。在香港讀書期間,Charlene每年都會擔任學校的風紀委員,協助老師管理班級。她在這項事務上的努力和付出為大家所公認,她也一步步從perfect成為了prefect leader,成為了head perfect。並且,Charlene還是班委會主席、校舍代表。



此外,Charlene的愛好很多,尤其熱愛音樂。她會演奏單簧管、吉他、鋼琴、小提琴、長笛、軍號和尤克里裡,對音樂傾注的心血不僅給Charlene帶來了演奏的快樂,也給Charlene帶去了不少展示的機會。在香港讀書時,Charlene曾擔任管弦樂隊的First Clarinet和經理,Church Worship team的單簧管演奏者;也曾在社團活動中擔任吉他手、歌手。除了參加與音樂相關的活動外,Charlene還參加了校啦啦隊、校籃球隊和無擋板籃球隊。總而言之,Charlene全心全意地投入了自己的校園生活,不論是學習還是社團,不論是音樂還是運動,Charlene總是力圖做到最好,而這些經歷也為她的留學(高年級學習)做了充分的準備。



來到南澳後,Charlene過去的付出與努力讓她迅速融入了新的環境,並一步步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如今,Charlene是學校福利委員會、國際思想委員會、子學校學生領導團隊、南澳教育部(IES) 國際學生大使計劃和 SA SRC 專員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尤其需要提到的是,在積極參加課外活動的同時,Charlene還保持了優異的成績。無論哪一門學科,Charlene的成績都是A或A+,她的GPA也一直保持在14.50(滿分15分)或以上。此外,Charlene還曾在year 12 的term 1和term3 拿過兩次滿GPA (15);且她year 11年SACE的科目都獲得了A。 Charlene在學業上的優異表現讓她多次獲得校長傑出獎學金,還獲推參與SA大科學競賽。



小Q:您為什麼會選擇前往南澳留學?您申請留學時對南澳政府學校有什麼期待?您認為南澳政府學習達到您的預期了嗎?

Charlene:我出國的初衷是因為想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區,去接觸探索香港之外的世界,變得更加獨立出色。我跟我父母的關係十分親密,一開始我甚至沒有打算出國,因為我擔心自己會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和故鄉。但事實證明,如果我不邁出這一步,那麼我也不可能成為現在的我,這個更加自信獨立的我。


在我看來,澳洲是一個很宜居的國家。在留學之前我曾去悉尼遊玩,那趟旅程讓我對澳大利亞的美麗的自然環境和舒適的人文環境有了深刻的印象。而我之所以選擇前往南澳阿德萊德留學,是因為我好朋友的推薦。她先於我來到南澳讀書,通過她我了解到了南澳的方方面面。首先,南澳的教育資源和教育模式很豐富,能最大限度地幫助學生取得進步。我的朋友告訴我,南澳政府學習的課程設置很合理,學生們能夠在學業上得到很多幫助,只要付出努力就一定能夠取得優異的成績。其次,生活在南澳很舒心,無論是購物還是出行都很方便;並且這里長年舉行各類展覽、藝術節;還有各式各樣的公園、動物園、海灘可供人們休閒度假。最重要的是,人們之間總是充滿了友善,大家可以自在的交流觀點,發展友誼。總之,阿德萊德不僅擁有優越的教育資源,也是一個非常適合生活的城市,所以我選擇來這裡留學,希望能夠進入一所優質的公立學校,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卓越的人。


在我來到南澳,成功進入Glenunga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就讀後,我發現事實的確如此。我所在的學校開設了很多課程,學生能夠獲得很多資源——不管是學習上的還是其他方面。並且,學校的同學們對待學習都很認真,學校的學風十分不錯。我在學校成功地交到了不少朋友,我們一起學習,一起參加活動,比如:netball basketball 和chest club等等。因此,我認為選擇申請南澳公立學校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之一。





小Q:相較於其他國家或地區,您認為澳洲留學的優勢是什麼?


Charlene:在我看來,澳大利亞留學最大的優勢在於澳大利亞始終致力於為人們提供更多可能。實際上,無論是追求自在悠閒,還是渴望有所建樹,在澳大利亞都能夠得到滿足。總的來說,這是一個很適合又layback(躺平)又productive(產出)的工作/讀書環境。此外,在澳洲可以參加很多有趣的活動,可以交到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最關鍵的是,澳大利亞的學習資源很好,澳洲的大學很有競爭力,許多高校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譽。並且,澳洲的學校主張激勵、幫助學生選擇自己的職業方向,並提供行業實習和專業認證,助力學生成功進入職場,而許多其他國家的學校很難做到這一點。





小Q:從您個人的經驗出發,您認為南澳公立學校的優勢是什麼?


Charlene:我現在就讀於Glenunga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與香港的公立學校不同的是,GIHS面向學生的學科社團更多,課外活動更豐富,所設置的學科也更加廣泛。例如:木工技術、時裝設計、兒童研究、VET課程等的,學生能夠通過這些課程或活動較早地探索自己的職業方向。而且,在GIHS,大多數學生對待學習都很認真勤奮,這也促使了我更加努力地學習。還需要提到的是,老師對學生的接受程度、包容程度很高。無論來自那個國家,什麼樣的文化背景,老師們對學生都一視同仁。


在我看來,在Glenunga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讀書的這三年我受益良多。因為無論是Glenunga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還是學校的老師,都盡心盡力地培養每一個學生。在這裡我不僅學到了很多知識,還參加了很多活動,結識了很多朋友,相比從前,我變得更加自信、優秀了。





小Q:您認為來到南澳後您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Charlene:我覺得我最大的成就是找回了真正的自己。我剛到阿德萊德的時候,完全沒有膽量跟陌生人交流,遇到老師和新面孔我也不會主動和他們聊天接觸。為了改變這種情況,在這三年的留學生涯中我參加了很多志願者活動,也積極爭取擔任leadership roles。這三年的留學生活不僅讓我找回了自己,還讓我變得更加勇敢了。


其次,我覺得我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我獲得的好成績,拿到的獎都是對我的鼓勵和肯定。但是我想表明的是,我努力的初衷並不是為了獲得大獎或他人的讚美。我只是想珍惜每一個機會,把握每一段經歷。從生活和學習的挑戰中學到新的東西,走出自己的舒適區,找回最真實的我——勇敢的我、自信的我、熱情滿滿的我。


另外我有一個特別的經歷想分享一下,這段經歷不僅影響和改變了我做人處事的態度,也影響了我對自己未來工作的設想:我四年級時,有一天早上起床後突然不能行走了,雙腳都沒了知覺,這可能是之前我攀岩疲勞過度造成的。出現這個情況後我的父母都害怕急了,帶著我去了緊急室,等了足足8個小時。但入院後醫生說他們無法確定我走不動的原因,做了許多檢查都不知道原因。幾個禮拜後我去看了物理治療師,又慢慢重新學走路。


我想,如果不是那位幫助我的物理治療師,我就再也不能走路了。從那時起,我就立志為一個能幫助別人,能為別人的生活帶去好的改變人,就像那個物理治療師改變了我的生活一樣。我希望在未來我也能成為一名專業的物理治療師。而且,這次經歷也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是多麼重要又多麼幸運啊,所以我們要學會珍惜自己的家人朋友,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小Q:您是如何獲得此次榮譽稱號的?請您分享一下您的成功經驗。

Charlene:首先,我認為優秀的學業成績是取得這個榮譽的前提條件,積極參加學校的各項活動也是必不可少的。除此之外,我們也應該積極參加社會事務,為少數群體或社區做出貢獻。


就我自己而言,我曾為白血病基金會籌集善款(700多澳元),以幫助與血癌做鬥爭的澳大利亞家庭;我還參加了Live Below the Line,以了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們所面臨的困難;我也曾參加City-Bay Fun Run,以籌集資金並幫助南澳大利亞運動員和當地體育社區。


作為一名國際學生,我在改善國際學生就學體驗、說明國際學生定位、為國際學生提供支持方面做出了貢獻。在課堂之外,我參與籌劃並啟動了IES福祉戰略和學生工作組。我還協助教授了ISEC和Pre-SACE的海外學生英語會話課程,讓他們在留學前能有一個充分的準備,有一個良好的開端。


此外,我通過在學校的福利理事會、國際思想理事會和SA SRC會議上分享我對一些緊急事務的多元化觀點和倡議,為社區做出了貢獻。在學校為鼓勵學生們享受和欣賞不同文化、獨特身份而設立的CommUnity, Reconciliation, and International Mindedness Week期間,我不僅參與並幫助搭建攤位、舉行小型活動,還與同學們進行了現場音樂表演,讓同學們對我們的多元文化背景有了更多的了解,力圖從學校開始,創建一個更包容的社區。




小Q:在留學過程中您遇到過困難嗎?如果有,您是如何克服的?


Charlene:在阿德萊德學習期間,我面臨的最大障礙/困難是Covid-19帶來的。受疫情的影響,這3年裡我一直無法回家和我的家人重聚,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為我和我的家人非常親密,我們彼此信任,彼此關懷。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和我的家人分開這麼久,原本留學前我打算每年回家2-3次,但疫情的到來打破了原本的計劃。在前兩年裡,我常常因為想念家人而哭泣,常常抱怨為什麼不能回家。但現在我已經18歲了,在阿德萊德也已經三年了,我一直在盡力適應和父母分開的生活,我不斷地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事實也的確如此。我的朋友們給予了我陪伴和鼓勵,我的家人雖然不在我的身邊但也一直在默默地支持我,現在我已經逐漸克服了自己的情緒,很少因為想念家人而哭泣了。最讓我高興的是,今年年底我終於能回家了!我超級超級期待!



小Q:您願意向有意留學的學弟學妹推薦澳洲的學校嗎,您會給出什麼建議?為什麼?



Charlene:我當然會推薦給有意留學的學弟學妹們!從我個人讀書、生活的經驗出發,澳洲是一個環境優美、生活自由、教育優質的國家。澳洲的教育體系很完善,而且澳洲的高等教育在全世界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尤其是澳洲八大,是數一數二的世界頂級學校。可以說,來到阿德萊德留學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之一!我就讀的學校不僅擁有豐富多元的教育資源,而且還擁有開放包容的氣氛。在我看來,南澳、澳大利亞的學校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全心全意地幫助學生成為更好的人。在這裡,學生們可以得到來自學校、社會的培養和幫助,能夠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如果你是一個想挑戰自己,享受自己,和充實自己的人,不妨來澳大利亞讀書吧!



從香港到阿德萊德,Charlene始終堅持著對卓越的追求。她迅速適應澳洲的學習模式,努力成為最優;她積極參加各種實踐活動,力圖為建設更好地社區做出貢獻;她清晰地認識自我,追求自我,成長為最好的自我——她的優秀是一種必然!



資料提供 : 南澳洲教育部 2022-11-25

詳情可致電 2591 9997 或 WhatsApp 5742 5188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